从济渎庙学堂到执教哈佛大学 留美博士返乡捐建3D打印实验室
作者: 发布日期:2016-09-20 浏览次数:

人物简介

    王培亮:济源市济水街道人,济源市人民医院骨科创始人,历任济源市人民医院党委组织委员、工会主席、医政科及骨科主任。王培亮先生行医多年,悬壶济世,且热心公益,心系教泽,与其夫人聂敏玉女士捐款于济源一中,建立3D打印实验室。为纪念其善行,特命名此实验室为“培玉”实验室。

    王济平:王培亮先生与聂敏玉女士之子,济源一中卓越校友,1986届毕业生,美国匹兹堡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博士,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多年来,致力于乳癌、结直肠癌的临床预防和治病研究。发起成立“长木转化医学中国计划”,把以哈佛医学院为代表的美国顶尖医学机构的医学理念和转化医学研究思路传播到中国大陆,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大陆医学事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济源晨报记者正在采访王济平教授


王济平为母校学子们上了生动一课

    □崔小胜  济源晨报记者 商恒露 文  原震宇 图

    9月19日上午,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王济平做客济源一中,为济源学子们带来别开生面的一课。

    美国匹兹堡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博士、国际肝胆胰协会会员……除此之外,王济平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济源一中卓越校友”。1986年,他毕业于当时的济源县第一高级中学。经过30年的奋斗,他从一个农村孩子,成为站在国际医学教育金字塔尖精英中的一员。

    回望过去的时光,王济平认为,是一个又一个逆境造就了今天的自己。

    从济渎庙学堂到留美博士

    王济平1968年生于济水街道西街居委会。当时,这个地方被称为“城关镇”,因此他用“农村孩子”来介绍自己。

    1983年,王济平考入名声响当当的济源县第一高级中学。学校里人才济济,入班后,原本成绩优异的他名次一下子落到了42名,而当时班上只有45人。

    这个意气风发的15岁少年颇受打击,他也曾深深地怀疑自己。“没伞的孩子,要努力奔跑”,这句话伴随了他3年,一直到1986年他考入了原河南医科大学。

    在外人眼中,那时考上大学的年轻人堪称“天之骄子”。然而,他并没有满足于眼前的成功,认为这仅是一个开始,自己还要出国、深造,在医学之路上走得更远更远。

    1991年毕业后,王济平以全年级留校考试第一名留在原河南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麻醉科工作。

    和20世纪80年代的莘莘学子一样,王济平同样怀抱着一个美国梦。经过7年的准备,他于1996年获得中国国家教委公派出国留学基金,当时《光明日报》曾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后王济平分别于1998年和2003年获得生物统计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用“失败”“逆境”给学子们上课

    “杰出校友”“哈佛”“美国”“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评审专家”“教授”……如今,人们习惯于用这些标签来形容王济平。

    可在他看来,这些光鲜亮丽的标签只是浮云。因为这些光环,很容易抹去一个人的奋斗之路。

    在昨日的讲座上,王济平不提成功,不说成绩,反而用“失败”和“逆境”为母校学子们上了生动一课。

    1989年他在大学时就开始准备托福考试,1991年毕业后他又参加GRE考试。那时,他一个人在北京参加新东方培训,一个人在异乡深夜苦读,就是为了实现美国梦。

    但是,命运时常会和他开玩笑。1991年申请美国留学失败,1992年还是失败,1993年、1994年依然如此。1994年,他报考原河南医科大学麻醉科研究生仍是以失败告终。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有志者事竟成),他从未向失败低头。1995年他申请美国留学成功。此后,他又用了另一个7年,当上了美国医院的住院医师。连续27个小时工作,一天做七八台手术,其中辛苦外人很难体味得到。

    2015年,王济平的父亲曾问他:“到了哈佛,你想怎么做?”王济平的回答和30年前一致,“这只是个开始”。

    成立“长木中国” 捐建3D打印实验室

    2013年,王济平和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刘小乐教授共同成立了“长木转化医学中国计划”(简称“长木中国”)。目前已有来自国内20余个省市自治区230多个医院或大学的800多位中国医生和访问学者(其中50%以上具有副教授以上职称)参与了“长木中国”活动。

    许多学者已经学成归国,把在“长木中国”学到的知识应用于国内的日常医疗实践和科研活动中。他们还把“长木中国”所倡导的理念和文化带回国内。

    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济源一中90年校庆时,王济平全家向济源一中捐赠10万元,建设以母亲聂敏玉和父亲王培亮名字命名的“培玉”3D打印实验室。看到3D打印实验室里学生们打印的人像、动物等模型,王济平和夫人党平女士(也是“长木中国”的主席)喜笑颜开。

    “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并不是看他在职场爬了多高,在银行里存了多少钱,头上戴了多少光环,而是他帮了多少人,有多少人的人生因他而变。”王济平说,从前他不理解父亲口中的“医者的自我价值”,现在越来越懂了。


本文来自: 济源网|   作者:崔小胜  济源晨报记者 商恒露 文  原震宇 图